彼得天空-个人心地带 彼得天空-个人心地带

adventure,新网,我的青春期-彼得天空-个人心地带

早些年,在咱们镇上有个残疾人,每次放学回家,从镇上大街经过期都会看到他坐在椅子上发愣,那萧条的身影,给人感觉既落寞又沧桑。

这残疾人年岁不大,也就不到六十的姿态,缺了双手,那齐臂而断的手让人看的触目惊心,我本认为那是天然生成残疾,后来偶尔才听人说起,那是被人砍下的。

这残疾人姓何,因天然生成六指,人们都叫他何六指,何六指从前是个以赌为生的赌徒,家有金钱万贯,风景无限。

…………

何六指开端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,过着面朝黄土,背朝天的日子,在闲暇时刻除了小赌打发无聊韶光外也没什么其他嗜好。

直到有一年冬季,无所事事的何六指在街坊家和人玩牌,外面忽然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流浪汉,那流浪汉穿着尽管寒酸,却洗的干洁净净,短发短胡须,整个人显得洁净面子,他背着一个包袱,拄着木棍乞讨一些米饭!

人们都没见过讨饭的人还能穿的那么洁净整齐,一个个嘲笑着不愿意布施,诲人不倦的要将流浪汉轰走。

何六指于心不忍,觉得流浪汉上了年岁还奔走乞讨,大冬季的挨饿受冻很是不幸,便起了好心,让流浪汉跟他走,他家还有些饭菜。

何六指领着流浪汉到了自家,把冰凉的剩菜剩饭热了热端上桌,流浪汉兴许是饿坏了,道了声谢,风卷残云般很快就将一大碗饭吃了个精光。

饭后,流浪汉审察起何六指一贫如洗的容貌,忽然啧啧称奇着说:“年轻人,你家都穷成这姿态了,居然还发好心布施我这个老头子!”

何六指挠犯难回道:“横竖家境困顿,对我来说,多一碗米饭不富,少一碗也不会更穷,有什么好小气的。”

流浪汉大笑了两声,说道:“看你穷困潦倒,心肠还不坏,已然这样,那我爽性发发好心,也给你一个发财的路子。”

何六指明显不信,觉得流浪汉是在忽悠自己,他若是有发财的办法又岂会自己不必,非要过这颠肺流离,啼饥号寒的日子? 不过何六指仍是问道:“不知道老人家你能有什么办法?”

流浪汉神秘莫测回道:“教你赢钱!”

流浪汉知道口说无凭,看到何六指屋角有副竹牌,就过去随意抓了两张在手里,走到何六指眼前摊开一看,是一张五条,一张六饼,接着仅仅手指一握,再翻开时,居然变成了一对六饼。

流浪汉清楚只拿了两张牌,也就一眨眼的功夫,居然就在何六指眼皮子底下将牌给换了一张,几乎匪夷所思。

何六指看的一脸惊讶,问流浪汉:“这是千术?”

流浪汉摇着头说:“我不是翻戏,这是术法转移术。”

何六指惊为天人,这才知道遇上了高人,喜上眉梢,匆促跪地就要拜流浪汉为师,流浪汉赶忙阻挠着说,“用不着行这大礼,一个小神通就当是还你这顿米饭之恩,咱们互不相欠。”

流浪汉就这样将咒语教给了何六指,临走时,又对何六指叮咛了几句,劝诫他不能贪心,不能张扬,不然迟早会惹祸上身。

何六指拍着胸脯做了确保,将流浪汉送出了小镇。

流浪汉走后,一开端何六指也谨记流浪汉的叮咛,进赌场仅仅小打小闹,赢点小钱,次次见好就收,从不贪心眷恋。

可时刻一长,何六指毕竟难以遵循赋性,迷失了初心,开端恋上醉生梦死的日子,一再收支赌场,次次赢的盆满钵满而归。

何六指逢赌必赢,逐渐搏出了名声,在整个县城也开端名声大噪。

何六指身边也多了两个最信赖的辅佐,一个是他学徒,一个是他二叔家的堂弟,两人对他寸步不离,忠心耿耿。

也是一年冬季,市里有场巨大赌局,何六指带着学徒和堂弟两人应邀前往。

那一场,何六指仍然未逢敌手,一人几近赢了所有人,在最终一场牌局时,何六指又遇上了老对手,那对手请来了一名工作赌手要与何六指对赌。

何六指知道那人是个翻戏,那对手在他手里次次受挫,这是找人雪恨罢了。可何六指仍旧波澜不惊,丝毫不忧虑自己会输。

牌局是炸金花,三张牌比大小,何六指自认稳操胜券,不断往上加注,直至压上了自己悉数家当,那翻戏也不害怕,紧跟不弃,一向胸中有数。

何六指外表泰然自若,手也不碰牌面,心中却是默念咒语,不只换了自己牌,在开牌一刹那也将对方牌给换掉了。

这便是何六指引认为傲的本事,他尽管不会千术,可这神通远比千术凶猛,千术不过是能把自己手中的牌给换掉罢了,可他却能将对手的牌也给换掉,先天就立于不败之地。

公然,牌一开,那翻戏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,何六指手中是豹子牌,而他出了千的牌竟又被换掉,变成了一副杂牌。

一旁何六指的对手急红了眼,当着世人的面忽然对何六指骂道:“我置疑你出了千,身上藏了牌,我要查看!”

何六指有些惊讶,但关于输了钱要查牌的事也是见怪不怪,为证明自己,当即一口就答应下来,站起身子让人过来搜身。

翻戏出千靠的是方法,偷牌,换牌,藏牌,百密终有一疏,流浪汉教给他的却是转移之法,归于神乎其神的神通,不动手,只动口,无影无踪,岂能有人从他身上搜出牌来。

就在这时,何六指忽然间却是脸色大变,满目惊惶的看着赌场的人从他衣服口袋中摸出几张牌来。

何六指吓得魂不附体,他思绪如麻,想不通这牌是从哪儿冒出来的,只要他自己才清楚,他底子不会出千,又怎样会藏牌在身上?

若不是亲眼见到牌从自己口袋被摸出来,他乃至置疑是被查看的人给栽赃栽赃。

围观的人满腔怒火,何六指想竭力辩解,可证据确凿的事怎样辩?

这一瞬间,何六指忽然想到寸步不离的学徒和堂弟,既惊慌又愤恨。 他从上了赌桌就没人接近过,他人也底子没有机会将牌放进他口袋,除了寸步不离的两人提早将牌放进他口袋还能有谁?

何六指总算知道,他是被人出卖了,自己最信赖的人勾结了他人害自己。

何六指可谓悲愤欲绝,刚要斥问却感觉全身一麻,接着就昏迷不醒了,等他醒后现已躺在了医院,两只手臂缠满了纱带。

…………

何六指养好伤就回到了镇上,强行遣散了学徒和堂弟,一个人靠着从前还剩余的一点积储,在街上买下一间铺子,卖点烟酒,做起了小生意。

期间也有很多人慕名而来,许下重金要拜何六指为师,可都被何六指逐个拒绝了,他摇着头说只想平平淡淡过完余生。

就这样,何六指成了一个传说,好像遥不行及,又近在咫尺。

可关于到底是谁出卖了何六指一向是个疑团,镇上的人都议论纷纷,有人猜想是何六指的学徒,由于何六指其实不会千术,他那转移术又迟迟不传,才惹得学徒心生恨意。

有人说是何六指的堂弟,由于他嗜赌成性,常常找何六指要钱,都被何六指破口大骂,所以才心生仇恨。

也有睿智的人说,何六指大彻大悟后心如明镜,其实早现已知道是谁出卖了他……

故事完、

感谢重视着的朋友!

作者:admin 分类:新闻世界 浏览:320 评论:0